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大观
清政府对内外蒙古实行赐爵制度
发布时间:2017-08-10 14:40:19

  内蒙古自治区档案馆珍藏的《清代册封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是清朝道光、同治、光绪三朝皇帝分别册封第九世至第十二世达尔罕贝勒旗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该档案文献长345厘米、宽34.3厘米,边框及卷尾有升降龙及云朵图案,文字主文为丹书、年款为墨书,钤有“制诰之宝”。该档案文献记录了蒙古王公世袭罔替爵位的情况,是研究清代赐爵制度的重要文献,同时具有艺术价值及文物价值。2015年,《清代册封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入选第四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清代册封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局部)

  文献遗产名称:《清代册封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

  文献形成年代: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

  文献数量:1件

  文献保存者:内蒙古自治区档案馆

  清政府将蒙古族住区分为若干旗,每旗的旗长称为“札萨克”,其蒙语的意思为“执政官”,这是清政府对内外蒙古实行的主要行政官制。札萨克及王公的世袭统治形成了独特的札萨克王公承袭制度。清政府对于归顺或降服的内札萨克蒙古,取消原有汗以下各种称名;对外札萨克蒙古则仍保留汗爵,按原来的地位高低,效忠程度和功劳大小,比照清廷的爵秩,分别授予亲王、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等爵位,凡授爵皆有册文。册文由翰林院办理,分为玉册、金册、镀金银册以及纸册。清制规定,金册颁予亲王、世子、亲王福晋、公主;镀金银册颁予郡王、郡王福晋;颁给贝子及贝勒、贝子夫人、外藩蒙古亲王、郡王贝勒的为龙边纸册。受封爵位的王公贵族去世之后,其爵位经清廷批准,可由其子孙后代来承袭。一种承袭方式是“世袭罔替”,即某王公的爵位经皇帝颁诏允许后,其后代可以按父祖爵位的原等级承袭;另一种则是“降等承袭”,即按照清惯例,王公贵族的爵位其后代要降一个等级来承袭。

  清顺治十年(1653),因成吉思汗第十六世孙格埒森札的后裔本塔尔与土谢图汗存有嫌隙,于是他率其弟本巴什希、札木素及千余户归附清政府。顺治帝极为重视此事,按照清王室则例,授予官爵、俸银等,并赐牧于大青山北部的塔尔浑河(今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南,艾不盖河东源特尔洪河)及艾不盖河流域,与内札萨克蒙古诸部并列,称为喀尔喀右翼旗。同时,顺治帝还谕旨诏封本塔尔为札萨克和硕达尔罕亲王,其弟本巴什希、札木素分别封为固山贝子和镇国公,其侄子衮布封为多罗卓里克图郡王,四人爵位皆世袭罔替,从而形成了喀尔喀右翼旗历史上“一旗四爵”制,这也标志着喀尔喀右翼旗王公制的初步形成。

  康熙九年(1670),本塔尔之子诺内接替亲王爵位,随清军西征噶尔丹,受康熙帝赞赏。康熙四十一年(1702),诺内亲王主持修建广福寺(即百灵庙)。康熙四十七年(1708),札萨克和硕达尔罕亲王爵位传至诺内之子詹达固密时,由亲王降袭为札萨克多罗达尔罕贝勒,自此喀尔喀右翼旗改称达尔罕贝勒旗。乾隆四十年(1775),第四代札萨克多罗达尔罕贝勒拉旺多尔济向理藩院提出明确指定牧地边界的请求,清政府下达追叙边界线书,达尔罕贝勒旗牧地边界和管辖范围为:北与喀尔喀莫日根王旗卓索图山一棵树(干查毛都)查日红格尔为界;西与茂明安和乌拉特三公旗交界处阿布日勒陶古思、德日斯图陶海为界;南与归化城土默特格楚敖包、哈土玛勒河、陶思图敖包为界;东与四子部落、乌力敖苏、白头花为界。

  自本塔尔亲王至策思德巴拉吉尔札萨克诺颜,达尔罕贝勒旗王公共世袭十余代。这期间,札萨克多罗达尔罕贝勒家族的成员一直统治着达尔罕贝勒旗。在达尔罕贝勒旗的其他闲散王公中,多罗卓里克图郡王衮布后代共传袭了十三代,贝子本巴什希后代共传袭了十一代,镇国公札木素后代共传袭了十三代。

  从《清代册封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的册文》中可以看到,在清道光、同治、光绪三朝皇帝分别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同治元年(1862)、光绪六年(1880)、光绪十六年(1890)册封了第九世至第十二世达尔罕贝勒旗札萨克世袭多罗达尔罕贝勒索特那木多尔济、贡桑、车林多尔济以及云端旺楚克。值得一提的是,从册文中可以看到,除了父传子外,亦可兄传弟。例如第十世贝勒贡桑为索特那木多尔济之弟。贡桑之子车林多尔济去世后,因膝下无子,经向清政府申请由贡桑次子云端旺楚克作为嗣子(在中国封建宗法家族制度下,男子无子者可以选定同宗辈分相当的男性为嗣子)世袭爵位。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7月21日 总第3095期 第四版

  

  

版权所有:南通市档案局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行政中心档案局 邮编:226018

苏ICP备05003523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