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大观
清宫里端午的别样节俗
发布时间:2017-06-19 08:58:12

    端午节的由来众说纷纭,但大抵可分为三类:一是辟邪驱毒说,五月以后草木繁盛,蛇虫渐多,因此,留下了佩香囊、挂艾草、饮雄黄酒等诸多旧俗;二是纪念先人说,被纪念者说法不一,又以纪念屈原说为主流,为了三闾大夫的遗体不被鱼虾所食,人们制作粽子投喂鱼虾,渐渐形成了每年端午吃粽子的习俗;三是祭祀龙神说,据说来源于吴越地区夏初祭祀龙神的古礼,江南夏季多雨多涝,故而格外敬重龙神,赛龙舟的习俗也是由此而来。

    天家富贵,排场自与民间不同,那除了赛龙舟、吃粽子、佩香囊外,你知道清宫里的端午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节令活动吗?

联络感情的锭子药

    五月以后天气转热,蚊蝇滋生,疫病流行,因此,五月也被称为“恶月”或“百毒月”,五月初五更被称为“恶日”,由此产生了诸多辟邪驱毒的习俗,如插艾草、喝雄黄酒、佩香囊、合诸药等,清宫的锭子药就是由此而来。锭子药是锭剂药品的统称,即将药物研成细粉,然后添加适当的黏合剂制成规定的形状。锭子药主要包括紫金锭、蟾酥锭、离宫锭、万应锭等,虽然都是清宫造办处或御药房制作的成药,但其形状多样,除了常见的纺锤形、圆柱形外,还有模仿自然形态的蒜头、葫芦等,以及取自宗教人物和祭法器的轮、伞、花、鱼、十八罗汉、天师形象等,每个形状都有其特定的寓意:如蒜头是五瑞之一,可以克五毒;葫芦则被认为能避邪毒之气;佛家八宝、张天师分别被尊为驱邪的宝物和神灵。锭子药的药效也各自不同,如有解毒辟秽的、有活血化瘀的、有清热安神的、有催生保命的,但主要功能还是驱暑、防病。

    清宫制作的锭子药数量庞大,除了宫中自用外,它还有一个重要的用途,那就是赏赐臣工、联络君臣感情,因此,锭子药制成后还要请画匠施以彩画,连缀丝线,编结穗子,有些还饰以螺钿。锭子药虽平时也多有赏赐,但集中颁赐的时间是在每年的端午节。这种赏赐主要可分为两种:一是针对驻防官兵的集体赏赐,雍、乾两朝较多,因彼时西北用兵多,为了安抚军心、鼓舞士气和保证官兵身体健康,端午节常大量赏赐易携好用的锭子药,如雍正十一年(1733)四月,皇帝赏赐察汗里尔等六处军营紫金锭35包、蟾酥锭35包、离宫锭35包、盐水锭92包、喻化锭14包、有穗锭子240挂,另赏平安丸6100丸、人马平安散10斤等;二是针对重臣和皇亲的赏赐,如嘉庆二十五年(1820)五月赏赐闽给浙总督董教增端午药锭一匣。

    赏赐物品是联络君臣感情、体现君臣一体的重要方式之一。锭子药以其易携易存、美观实用的特点,成为清廷唯一一种被视为定例的赏赐药品,于每年端午节颁赐,这在表达皇家恩宠、维系君臣感情上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

留存实景的节令画

清 郎世宁绘《午瑞图》

    节令画是专为节令应景而作,描绘的内容多为风俗活动、节令清供等,大都色彩绚丽,充溢着热闹、喜庆的气氛。清宫也有组织画家进行创作、庆贺佳节的惯例,多由皇帝派员传旨,待画家完成后再由专人取回呈皇帝阅览。

    节令画是清代宫廷画家日常创作的主要画种之一。按所绘内容,现藏的宫廷端午节令画大概包括节令静物、龙舟竞渡和历史人物,其中,又以节令静物画为大宗,比较典型的如雍正十年(1732)四月二十九日郎世宁所绘的《午瑞图》,该图中部画有一青灰色瓷瓶,瓶中插有艾草和盛开的石榴花、蜀葵花,瓶左的托盘内装有李子和樱桃,瓶右则散放着几个粽子,图上方正中钤有“乾隆御览之宝”印。郎世宁秉持西洋画法的写实原则,每件作品仿佛都是一帧皇家生活的照片,《午瑞图》所绘各物,既有时令花果,也有节令用品,如艾草和粽子,这都为研究清宫节令风俗提供了难得、真实而形象的材料。清代画家徐扬还曾画过《端阳故事八帧》图册,该画册共八开,其采用传统技法绘成,图册上钤有“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等乾隆鉴赏章,内容依次为《射粉团》《赐枭羹》《采药草》《养鸲鹆》《悬艾人》《系采丝》《裹角黍》和《观竞渡》,分别描绘了端午节间各项民俗活动,如“养鸲鹆”是指调教八哥,据说端午节是调教八哥的最佳时间,“裹角黍”则是包粽子,“悬艾人”是将艾草制成人形或虎形悬于门上。宫廷节令画的功能性往往远胜于艺术性,与春节前后流行的《清供图》有异曲同工之妙。

    端午题材的节令画虽然只是应时应景而作,但其蕴涵的传统文化、社会民俗、绘画技巧嬗变等诸多元素,却为后人提供了很好的研究素材。

演绎传说的承应戏

    中国戏曲承于礼乐传统,其发源与节令庆典密不可分,其中,留存了许多民间传说和节令礼仪。清乾隆时期按照节令还编排了特定的剧目,以满足内廷节庆观赏的需要,此后凡遇节令,内廷都会排演相应主题的剧目,称为“月令承应戏”。月令承应戏可分为仪典戏与观赏戏,前者仪式性更强,庄严祥和,但情节简单,占时较少,主要用于开场或筵宴之上;后者则更具艺术性,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占时也较长,更具娱乐消遣的作用。

    端午的承应戏多是对民间传说和习俗的演绎,如《祛邪应节》讲的是张天师下界剪除五毒的故事,《灵符济世》讲的是吕洞宾散发镇邪灵符、采药收取五毒的传说,《正则成仙》《渔家言乐》则是屈原登仙后关心民间疾苦、建议取消龙舟竞渡的故事,这几个剧目多为独幕剧,属于仪典戏;而《混元盒》则是一部由昆腔曲牌体演出的观赏戏,共四本三十二出,主要讲的是张天师后人张捷在进京面圣途中,陆续收服蜈蚣、白狐等妖,最终所有妖邪被文殊菩萨、姜太公、孔圣人共同收服的故事。从内容上来看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前代忠良关心民瘼;一类是各路神仙收服妖邪,而在降妖伏魔的过程中,仍可见皇权重于一切的影子,如《混元盒》中孔圣人、姜太公、文殊菩萨代表儒、道、释三教收服众妖后,嘉靖皇帝压轴出场,众仙辞去,尾声唱“清平宇宙逢尧舜,雨顺风调万民欣,永庆升平万万春”。其实,嘉靖帝离尧舜之主实在相去甚远,但承应戏中颂圣是很重要的环节,这也可见宫廷承应戏的政治取向和三教合一的社会意识形态。

    月令承应戏的编排与表演,体现着皇家的礼乐观念、政治策略和文化思想,虽然只是一种娱乐仪式,却反映了民间习俗、社会宗教和政治取向等诸多元素。

    “樱桃桑椹与菖蒲,更买雄黄酒一壶。”人们对紫禁城的神秘向来充满着好奇,如宫里人怎样过端午节,但当我们试图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时,却发现,原来皇家与百姓一样,也是按着各个时令来生活,只是活动和娱乐的形式与寻常百姓略有不同而已。

    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五月二十一日,闽浙总督董教增为皇帝赏赐端午药锭一事上奏的谢恩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5月26日 总第3071期 第四版

版权所有:南通市档案局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世纪大道6号行政中心档案局 邮编:226018

苏ICP备05003523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